感恩就一生不會憂鬱嗎?

這幾天,有一位知名腦科學教授在報紙上的文章,引起了很多討論,其中一句話「一個感恩的人,一輩子不會得到憂鬱症」,更是讓很多同行替這位專家捏了一把冷汗。

69718034_10156089744741222_7152953906169905152_n

先不談科學性這件事情,我們也不要跳脫脈絡來談這句話,我相信很多民眾是會認同的,因為人生真的挫折不少,若一個人能夠用正面的態度來面對,心理狀態應該是會比較好的。你就算不是一位腦科學專家,你若認真觀察周遭的人們,或許也會有這樣的體悟:那些愛抱怨的人,往往是比較不開心的;相對的,那些總是感恩的人,看起來都是很開心的。所以不從科學性的角度來談,這句話的問題還不至於那麼嚴重,就當作是一個人有點誇飾的情感抒發。 但是,若這句話是從一位備受尊崇的教授口中講出來,那民眾很容易把這句話貼上「科學性」的標籤。

那,如果要從科學性的角度來說這件事情,首先說甚麼「一輩子不會」,這樣太篤定的論述,本質上就是錯的。因為,科學建立的基礎就是論述是可以被推翻的,那這種不可被推翻的論述,就是有問題的。

若你在google scholar用關鍵字gratitude (感恩) 與 depression (憂鬱) 作搜索,第一頁確實會看到一些研究在探討感恩對於改善憂鬱徵狀有幫助的研究,也就是說這位教授的論述也不盡然是無稽之談。

gratitude

雖然感恩被證實能夠對的生理及情緒有正面的影響,但沒有研究支持感恩的人一輩子就不會憂鬱。然而,沒有人作這樣的研究,不一定表示這個現象不存在,因為這樣的研究太難執行了。

  • 首先,你沒有辦法確認一個人總是在感恩的狀態
  • 再者,怎麼定義一個人有沒有憂鬱,本身也有不同的認知
  • 最後,要追蹤多久算一輩子?誰有辦法完成這種一輩子的研究

在文獻蒐集的過程中,有一個比較接近的研究,他們利用大學生當作參與者,在學期一開始和學期結束的時候,利用問卷的方式來記錄學生的心理狀態,包過他們的人格特質、情緒狀態、感恩程度以及憂鬱狀況等等。他們發現,即使在排除人格特質的影響後,感恩的程度,對於憂鬱徵狀有保護效果,也就是說在學期初比較態度是比較感恩的學生,在期末的時候,比較不會有憂鬱的狀態。

假設這個研究結果是真的,若有人可以長時間追蹤,說不定會發現感恩的人,真的一輩子都不會憂鬱。

身為一位科學從業人員,或許都該練習謹慎發言,因為我們不知道民眾會怎麼解讀我們所講出來的話。這也不是說,我們講每句話都要引經據典,畢竟在報紙上的評論,也不是要投稿學術期刊。但是,過於篤定、絕對的論述,是絕對需要避免的。若要用科學的角度給民眾任何建議,至少要確保有兩三個支持的科學證據,否則都是不負責任的做法。

附帶一提,這位知名教授曾經在一場TED演講說,女人比男人講話講得多,這也是另一個沒有被驗證的說法。同樣,這也不是空穴來風的,這符合了大家的刻板印象,是一位精神科專家在自己的書籍中提到的。

81jiEmr+38L

可是根據BBC這篇文章的報導,這個數據的來源是一個很不科學的來源,是來自一本1993教會出版的婚姻相關手冊。在這篇文章中,他們提到有科學家曾經作過研究分析,發現在比較男女說話的研究中,只有很少數是發現女性講話比男性多的。

好吧,就算句話在科學上不合格,但從非科學的方面來看,我基本上是肯定這句話的,畢竟也沒有叫人作壞事,而且大方向也沒有錯得離譜。以上

ps. 至於這位專家在這句話之後的那句話,我就不予置評了

參考文獻:

  • Nelson, C. (2009). Appreciating gratitude: Can gratitude be used as a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 to improve individual well-being? Counselling Psychology Review, 24(3-4), 38-50.
  • Santos, V., Paes, F., Pereira, V., Arias-Carrión, O., Silva, A. C., Carta, M. G., … & Machado, S. (2013). The role of positive emotion and contributions of positive psychology in depression treatment: systematic review. Clinical Practice and Epidemiology in Mental Health9, 221-237
  • Wood, A. M., Maltby, J., Gillett, R., Linley, P. A., & Joseph, S. (2008). The role of gratitude in the development of social support, stress, and depression: Two longitudinal studies. Journal of Research in Personality42(4), 854-871.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