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記憶的聖戰還沒有結束

2013年十二月底,筆者介紹了一篇關於記憶壓抑的研究,主要的作者是記憶大師Elizabeth Loftus,文章最主要的論點是雖然過了幾十年,但是一般大眾以及第一線的臨床工作者,對於壓抑記憶的認識,似乎還是不太正確的。

這篇文章也引起了後續的討論,Brewin & Andrews認為Loftus等人的論點不甚正確,他們列舉了以下幾點,Loftus等人也逐一回應

 

  1. 因為其實有研究証實,人們是可以透過壓抑的機制來抑制對於某些事物的記憶。對此,Loftus等人在新文章中的回應是,在Brewin & Andrews所列舉的證據中,其實只是要求實驗參與者對於一些中性、無關緊要的內容去做壓抑,而非真的壓抑一個帶有強烈情緒成分的事件。當然對於壓抑潛意識下的記憶,兩方的說法都是,目前真的沒有好的證據來證實有壓抑潛意識記憶這回事。
  2. Brewin & Andrews認為壓抑記憶被回復,其實是有一些科學支持的,還列舉了英國心理學會對於催眠的說法。但Loftus等人則說明,英國心理學會的說法,基本上只說催眠會增加假記憶的形成,並沒有說會讓人回想起被壓抑過的記憶。
  3. Brewin & Andrews認為有些人圖像記憶很好,顯示人們的記憶是有可能記得很多事情的。Loftus等人則是回應,圖像記憶好的人不一定對於自身的事件就有比較好的記憶,換言之,他們還是有可能會對於自身的事件有錯誤的記憶。
  4. Brewin & Andrews認為解離 (dissociation)或許能解釋為什麼有人會有記憶記憶壓抑的現象,Loftus等人的回應則是,解離傾向和是否對於創傷記憶有解離的現象之間沒有相關,也就是說解離無法解釋餵什麼人們會有記憶壓抑的現象。
這兩篇研究或許沒有提供太多的新觀點,但看學者們打筆仗其實是挺有意思的,也証實了其實即便是科學家,也是有偏見的。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啊!所以,筆者相當鼓勵大家去讀這兩篇文章,以及以起爭端的那篇文章。
***
雖然筆者感覺應該是比較支持Loftus等人的說法,但我能夠理解為什麼Brewin & Andrews會對於Loftus等人的論點這麼感冒。這大概就是不同領域的人,對於事情看法不同的展現吧!所以到底人們有沒有可以壓抑創傷事件的記憶,這件事情大概還要記得吵下去。
不管如何,Loftus等人在文中的一個提醒是值得大家關注的,他們提到他們最擔心的就是:「人們可能一些人生不順遂的事情進入的診療室,臨床服務者利用一些暗示性的手法,讓他們回憶出一些他們自己不曾知道的創傷經驗。」他們強烈地認為創傷經驗是不可能被長期壓抑的!
去看文章們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