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微知著? – 從小群體的神經活化程度預測群體的行為

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在最近十幾年非常蓬勃的發展,主要的原因是它提供了研究者另一個探索人心奧秘的方式,讓研究者似乎可以更直接地知道究竟人在做某件事情的時候那些腦區有所涉入(通常會以活化與否來當作是否有涉入的標準)。比較早期的功能性磁振造影研究著重在找某個心智活動時,哪個(些)對應的腦部區域會有所活化,說穿了其實跟兩百年前心理學家想做的事情沒甚麼兩樣,那時候盛行的grandmother cell的概念就是認為人腦中有不同的細胞負責處理不同的事情,所以可能有個腦細胞就是負責處理自己的grandmother… (幾年前有個研究就發現有位實驗參與者有腦細胞專門對Jennifer Aniston做反應!)當然研究者並沒有因此而滿足,較近期的研究,研究者更想要了解做一個心智活動時,那些腦部區域會共同的運作,並推測之間的因果關係(例如是因為A區域活化才造成B區域的活化)。當然這些都不是最終的目的,人有個憧憬就是想要讀心,講白話一點就是想要用某些方式看透一個人,於是開始有很多研究在探討怎麼從腦部細胞活化的資料才預測人究竟在想甚麼。

2005年開始就有第一個系列的研究發現可以從人的視覺皮層的活化程度來預測目前看到的圖樣是呈現哪一個方向的,例如是向右傾斜45度角或是向左傾斜45度角。之後類似的研究就如雨後春筍般的產生,2008年更有研究者透過視覺皮層的活化預測了十幾種不同類別的刺激,這對於學術圈是一種鼓舞,讓人們覺得我們有一天真的可以用一些儀器來讀心。

這次要報告的論文則是更上一層樓,他們想要了解是否可以用一個小群體的實驗參與者觀看一些影片時的腦部活化程度來針對大群體的行為做預測。他們實驗是這樣進行的,首先他們找了一群有吸菸習慣的實驗參與者,讓他們在功能性磁振造影儀器內觀看三段戒菸的宣導影片(每段影片其實是有幾個不同段落所組成的),在觀看後請他們針對每一片影片做評判,主要是評判這個影片是否有效,是否會讓他們想要戒菸。這三段宣導影片之後依序在媒體上曝光,研究者根據影片撥出後撥打戒菸專線的人數是否有增加來評定影片的有效程度,若人數增加越明顯,顯示影片的效果越好。

結果顯示小群體的實驗參與者主觀的評判廣告的有效性與否並不能預測撥打戒菸專線的人數變化,但是他們medial prefrontal cortex(前額葉靠近中央的區域)的腦區活化程度則可以預測哪一段影片最能有效的提升打戒菸專線的人數,其他腦區的活化程度則沒有辦法做如此有效的預測。Medial prefrontal cortex一般被認為和執行功能是有關係的,也就是說和行為的改變也是有關的。作者於是認為這個一個很重要的發現,因為小團體的腦部活化可以預測大團體的行為。如果這麼神,下次大選前應該找一些人來掃一下功能性磁振造影,就不用做一推民調了:p

結語,值得提醒大家的就是這充其量也是個相關程度的研究,在茫茫的腦海中要找到一個區域的腦部活化可以預測大群體行為其實很簡單,若沒有深厚的理論基礎,那其實就是在釣魚,時間到了總是會有笨魚上鉤的。另外值得深思的是,為什麼主觀行為和腦活化脫節?是言不由衷,還是有其他的原因?這些都是值得研究者思考的,千萬不要掉入追逐腦中亮點的迷思…

去看這個研究的原文出處
去看這個研究的主要研究者的網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